中国为何需要竞争性电力市场?

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副所长、研究员王仲颖指出,中国经济发展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面,还要保持中高速的增长速度,还需要大量的能源。如果还继续延续以往能源发展格局的话,我们的发展肯定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发展。

  王仲颖表示,在能源转型有两点是非常关键的:一个是提高终端用能的电气化比例,第二是大力用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来替代化石能源发电。

  对于美丽中国的建设,王仲颖提出了三线思维的发展理念和非零和的发展宗旨。三线思维即经济发展是底线、生态环境是红线、未来低碳绿色的电力是支撑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命线。非零和思维即五中全会中提到的共享理念。

  谈到能源革命的落地,王仲颖表示,我们现在进行的这场能源革命,是由能源消费革命引起的能源革命,要有三个方面:一是要在5-10年时间里建立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,就是2025年中国必须建立起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;二是提高终端的电气化比例,特别是推动电动汽车产业的发展;三是让市场参与者迸发活力,关键是进行国有企业的体制改革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王仲颖:尊敬的各位来宾,各位朋友,致力于新能源发展的创造者,女士们、先生们,大家上午好。

  今天本来我有一个PPT,但是因为时间的原因,也是种种原因吧,另外我后天在苏州还有一个演讲,那么我就想今天利用这个机会,跟大家交交心,谈谈我的一些想法,对新能源的发展,特别是能源转型发展。

  什么是发展?发展核心就是经济的发展,所以我今天谈几个方面。把我的一些观点跟大家交流一下,也敞开心扉,因为刚才在底下有的朋友也在问我,弃风,弃光,国家的补贴什么时候能发下来啊。

  因为我本人就是搞政策战略研究的,我就想,我们一定要往远处看,至于目前我们存在的体制机制上的问题和障碍,不是说我们某一个人就能够解决的了。

  就说刚才朱明副司长,他也给你要不来这个补贴,但是他们正在积极的努力这件事情。

  今天我先谈第一个方面,谈发展。中央说了,克强总理也一直在说,发展是第一要务。那发展的核心就是经济发展。那什么是发展呢?习总书记讲,发展要好,发展要可持续。但怎么发展就好,就可持续了呢?我个人通过这么多年搞经济、战略、特别是能源的战略和规划,法律法规方面的研究,我有这么一个体会。好的发展,可持续的发展一定要满足三个方面的要求。

  第一,发展要做符合经济规律的事情。第二,发展要守规矩,不能胡来。第三,发展要有正确的和超前的理念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。

  为什么这么讲?大家可以跟我一起回顾一下十八届三中、五中全会的精神。我个人的理解,三中全会你要牢牢记住一句话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。它就告诉我们,发展要做符合经济规律的事情。那么四中全会你要牢牢记住这么一个词“依法治国”,发展就不能胡来,一定要做守规矩的事情。

  这次刚刚闭幕的五中全会提出了“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”的发展理念。这个非常非常的重要,非常非常的重要。

  但是我们国家确确实实发展面临了一个严峻的挑战,什么挑战?就是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之间的不协调,我们面临着严重的生态危机,生态文明建设已经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了。

  这样就引起我今天要谈的第二个话题,谈一下能源。能源与经济就是血与肉的关系,他俩就是一对孪生兄弟,没有能源的发展不可能有经济的发展,但是有了能源的发展,经济发展不一定就是可持续的发展。实际上我们现在面临的恰恰是这么一个十字路口上。

  那么从发达国家工业化进程中,他与能源的关系,经济与能源的关系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。历史上有两次工业革命,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伴随着能源革命。第一次工业革命可以说是蒸汽机的发明,因为有了煤炭,有了石油。那么第二次工业革命实际上是电气革命(电力革命)。现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又是什么呢?是信息产业,信息网络的革命。那么它所伴随的能源革命是什么呢?还是电力革命/电气革命。

  中国经济发展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面,还要保持中高速的增长速度,还需要大量的能源。那在目前的十字路口下,如果还继续延续以往能源发展格局的话,那么我们的发展肯定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发展。

  我谈能源,未来我们需要更多的能源,但中国不需要雾霾。实际上在近几天北京又是严重的雾霾,大家可能还记得ACPE蓝、阅兵蓝,它们怎么来的,我不说,大家心理都清楚。

  光北京市,不说周边生产的影响,光北京市单双号限行,汽车限购等等一系列措施,实际上这个“蓝”从另一个角度是牺牲了经济的发展。

  经济发展需要能源,但是我们不需要雾霾,这就转到我今天要谈的第三个话题,也就是谈转型。

  在过去将近200年过程中,工业化发展过程中,发达国家可以说把发展空间,化石能源的发展空间已经占尽了,但毕竟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,我们也利用了大量的煤炭、石油,说实在煤炭对中国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但是我们今天也恰恰是煤炭、石油给我们带来了严重的生态环境的危机。可以这么讲,雾霾现在的生态环境80-90%的原因来自于化石能源的使用和消费。

  曾经在我演讲里,我收集过中国煤电厂的分布图,你在看环境部空气监测二氧化硫,氮氧化物,一氧化碳的分布图,把它们在一起形成高度的叠加。城市汽车的尾气是PM2.5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  那么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更多的能源,能源转型又势在必行,我们应该怎么去转?转到哪个方向?还是要回到电力上。

  一个是终端的用能。电,使用起来是最清洁的,最便利的,最方便的一种能源,最舒适的,可以说给你带来最舒适的一种能源,电的使用过程中不会产生任何的污染。

  那么未来终端用能一定要大幅度提高电气化比例。目前我们的电气化比例大概是在22%左右,那么这个发展空间是相当大的,我们有一个2050课题组,对未来中国2050年我们的目标,就是要把终端用能的电气化比例提高到60%以上。

  这里我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电,不仅仅是清洁的,而且使用效率也是最高的,电机效率可以达到99%。举个简单例子,咱先不说电是怎么来的,咱们就说电动汽车和燃油汽车的效率问题。

  电动汽车单位能源消费量,所行驶的里程可以是燃油汽车的3-4倍,电动汽车消耗同样的能量,电动汽车走3-4公里,燃油汽车只能走1公里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终端能源大幅度提高电气化比例,可以使我们大幅度的降低能源,当然这个前提是,我第二点要说的就是转型。

  国家现在提出双控,总量和强度的控制,实际上为我们可再生能源发展带来了无限的机遇,特别对风电、太阳能发电,相对成熟的技术带来了发展机遇。

  刚才我说了电是效率最高的,但是电要是来自于煤,它的效率马上就下来了,我们现在最好的也就40%的效率。但电要是来自风电和太阳能发电,我不信你的董事长或者你的上级领导会问你,你去年一年用了多少风,他只会问你去年一年风电发了多少,太阳能发了多少。

  所以总量和强度的控制,如果我们用风电和太阳能发电,那么我们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。会使我们的一次能源供应量大幅度的下降。

  转型有两点,一个是提高终端用能的电气化比例,第二是大力用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来替代化石能源发电。

  第四,简单谈一下美丽中国。人无远虑必有近忧。中央十三五规划建议是非常正确和明确的,它提出这个发展理念,大家都是认同的,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。但是回到各个部门,各个城市,你们在去思考一下,你们的十三五规划是怎么制定的。

  我一直在提我的观点,我们部门到微观层次上,十三五规划是不符合中央发展理念的。具体到某个行业,那就是各个集团之间的利益之争。

  举个简单例子讲,弃风、弃光真的是技术问题吗?不是技术问题,是体制机制问题。你那边风很强,你那边太阳很强,我这边煤也很强啊。如果理念不转变,没有绿色的理念,没有共享的理念。

  理念没变,十三五规划就是煤炭集团的,煤电集团的,煤行业的,石油集团的都要分羹,蛋糕就这么大,我们经济又是新常态,增速又在放缓,蛋糕可能还小了点。你的理念不转变,不知道这个架怎么打下去。

  十三五大家都被眼前利益蒙蔽了,那你能不能往远处看一下。往20年后,30年后,2050年,中央提出第二个一百年梦,2050年实现美丽中国。然后美丽中国还像今天这样吗?北京IQI空气指数还是在200以上,严重污染,超过250了已经。9月3号大阅兵之后,第二天开始,后面紧接着,特别是十一期间雾霾特别严重,都300以上。

  各位想一想2050年我们的美丽中国还会这样吗?我们有一个课题组对2050做了一个研究。我们提出了三线思维的发展理念和非零和的发展宗旨,时间关系我就不再细说,简要的说一下。

  所谓三线思维,经济发展是底线,当然有的人跟我质疑,经济肯定要发展,没必要提底线问题。但是中央有一个明确的,什么叫达到届时中等发达水平,我还是要设一个指标。所以经济发展是底线,2010年人民币价值核算,就是要达到280万亿人民币,就是7倍于2010年,换句话说,什么意思呢?以2005年美元价,届时中国人均是3万美元,如果按照现价来说就是人均5万美元左右。

  那么能源结构如果不发生转变,就会引起更严重的生态问题,我们现在每多消耗一公斤的石油和一公斤的煤炭,我们的雾霾就会进一步增加。

  那我们也设了生态环境的红线、顶线,这个顶线我要定量化,因能源活动引起的各种污染物排放量,到2050年要降低到1980年,也就是70年代末,80年代初,当时中国能源活动引起的各种污染物的排放量。

  我们做了一个测算,做了一个对比,比如跟欧洲,发达国家的环境质量做对比。他们之间就有一个问题,你排放不能多,那你就不能用那么多煤电,不能用那么多的石油和天然气,怎么办?

  第三条线我们叫生命线,未来低碳绿色的电力是支撑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命线。

  所谓非零和就是五中全会提到的共享,发展可再生能源是一件非零和的事情。

  你的目标很壮大,你怎么落脚啊?我再谈一下落实,谈一下2020和2030,我个人的一些观点。刚才朱司长也说了一些关于2020年的目标。我要告诉大家的是,我们现在进行的这场能源革命,是由能源消费革命引起的能源革命,要有三个方面,我们要在5-10年时间里建立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,就是2025年中国必须建立起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。

  第二,终端用能怎么提高电气化比例?这要靠中国制造2025,中国制造2025的引领要靠我跟大家不妨说一下,就是电动汽车的产业,将来会是一个巨大的产业。我们已经错过了传统能源汽车的制造,大家可以考察一下,发达国家居于世界前列的发达国家,每个国家都有强大的汽车制造业,那么中国为什么不在电动汽车制造业上往前迈一步呢。

  第三,市场参与者,怎么让他们迸发活力,这里最关键的因素就是国有企业的体制改革。电力市场体制改革以前也做过试点,规则设计的很好,但没人跟你玩,我垄断,我控制,我不玩,你一点辙都没有。

  最后再说一下我对风电和太阳能发展的目标。实际上现在新常态,经济新常态,低油价,为可再生能源发展,我认为是带来一个巨大的机遇。因为可再生能源不可能一天,一年,两年,五年发展起来,一个能源产业没有十年二十年是起不来的,所以中国能源发展的转折点是2030年爆发期,2025年以后,我们每年可以净增1亿千瓦风电装机没有问题。2020年如果要不使煤炭再进一步增长,又能满足经济增长的需求,我们也做了一个测算,风电装机应该达到3-3.5千瓦,太阳能装机能够达到1.7-2亿千瓦。这样在经济新常态下,新增的能源量,可再生能源就可以把它弥补了。

  最后再给大家一个数据,这不是我说的,这是能源局一位官员说,今年的弃风量可能会达到400亿千瓦时,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今年新增电量也就400亿千瓦时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我们现在的风电,新增的风电在经济新常态下,已经能填补这个空白了,煤电不需要再增了。谢谢大家


【上一个】 中国如何抢占未来照明产业发展制高点? 【下一个】 看国外如何推进电力改革?


 ^ 中国为何需要竞争性电力市场?

东方心经2021全年免费资料大全